假如时间倒退五年

世上的生命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总要在某个时刻,一个人才会突然坚信自己会永远地活下去。 或者在一个天光柔和而庄严的清晨起身,在屋外独自站立,仰头遥望高高的蓝天,看着灰白的天空慢慢变红,看着美丽彩霞变换,直到太阳在东方恢弘壮丽地升起。 人人都会遭遇这样的时刻。

这几天在关注天津爆炸,朋友圈和微博都评论了几句,倒也谈不上指责,只是觉得信息化时代纸媒跑的确实没有网络快。却遭到了各种批评,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想是不是我距离媒体行业太远了,已经不太清楚个中了呢。

总之随意评论这种事情是不会在做了。当年学新闻也好,现在做互联网也好,好像都没有所谓的专业领域,说不出理工科那种一套一套的术语和逻辑,尤其这两个行当现在正在大肆宣称“人人时代”已经到来。而传播学中几个晦涩的理论知识也已经在考研过后就还给郭庆光了。

晚上的时候得知消息,朝格图跳楼自杀了。情绪失控了五分钟左右,然后缓和下来。朝格图是我看《南方周末》的时候最喜欢的记者,后来他隐退,再后来又在无界新闻里看到他的名字,最近一次我还给朋友分享了朝格图写五十六朵花的那个稿子。

跟庞老师讲这件事。我跟庞老师这一年的联系基本上都是,哪个记者自杀了,哪个记者病危了,除此之外并无过多交流。庞老师说,这一年真是折了不少记者啊,连病带自杀的。

我想了想说,假如我们都再年轻五岁,时间倒退五年,我想你可能不会在地铁报,我也会义无反顾的坚持做新闻。

说到底都是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