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無標題在尾道市拍到的,非常喜欢的一张

 

国庆放假之前,突然间就大型感冒。第一天的时候头痛,以为是没喝咖啡没休息好,第二天嗓子痛鼻子也很不舒服,以为是鼻炎发作,还跟同事讨论了下,同事听闻我的症状很笃定的说你就是鼻炎,结果第三天早上起来非常肯定就是感冒了。

不是普通的感冒,是流感,发烧的那种。

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作的开车去上班了。结果到了下午,吃了药之后,实在没法工作,又只好请假开车回家。半路上药效发作,困的我在滨河上失神,好几次差点撞到了路边。到家后倒床就睡,一觉睡到晚上七点。

断断续续发烧,时高时低,一直到出发去日本的前一天都非常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出境。

但最后还是顺利的过关去了香港,飞到了日本。

这次的主要目的是濑户内海骑行。大概是又一次低估了难度,直到出发时才知道,电动助力车不是电动自行车啊。本以为租的是插电式,结果没想到是人电混动,骑了八十公里,横跨濑户内海,差点累死,而且又又又又晒伤了。

但风景是真的很美,当然到最后也没什么力气拍照了。

人生的一百次难忘经历,一次发到朋友圈,一次喝酒时吹牛逼,还有九十八次刻在身体里,印在眼睛里。

回来看朋友圈发现有同事去学冲浪,晒成健康的小麦色,真的特别好。就丧气地想,干脆再也不美白了,晒黑就黑吧,这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上山下海了。

但我杲一语点破:有的人晒黑了好看,而有的人晒黑了丑,我怕我是后者。但所有白的人,都好看,毕竟一白遮三丑。

躺平流泪吧。

这次出行属于大型奢华游,住在海景酒店,还吃了一顿米其林二星,吃了和牛,我的天,真的好好吃啊。

连续一天内频繁被夸日语好,非常膨胀。在宫岛的星巴克,还遇到了会说中文的日本店员,我讲日语,她讲中文的聊了个几分钟,最后互相加油告别。

出了门发现买了个7000日元的杯子。我的妈啊!怎么这么贵!

另外这次在日本,也吃了不少难吃的东西。比如油腻腻的尾道拉面,边吃边喝水时水上都会飘着油花的那种有你。又比如广岛烧,也太齁了吧,关键是这东西还满大街都是,就连本地人也吃的非常痛苦。

拍了很多高中生放课后的时刻,平成年最后的夏天,青春真是美好。

还短暂的当了五天广岛东洋大鲤鱼队的球迷,买了帽子和帆布包。

最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日本。在机场买了电子烟,结果发现,因为是飞香港所以不能带烟弹,所以手握本体清泪两行,觉得非常pia气。

当然后来通过百度贴吧找到了一位女朋友买错烟弹的小同学,加微信后进行了交易。末了他说,还好您没觉得我是骗子。

我:???(你是骗子我也不怕吧,我一个在微信工作的人,还怕微信上遇到骗子吗。

他说:我看您微信朋友圈,觉得您不是骗子。

其实是当时在开车,加好友的时候没顾得上屏蔽朋友圈。这年头人与人之间建立信任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这次休假在朋友圈里至少点了上百个赞,我的天啊,怎么我们这边休假出去玩的同事这么多,还都是同事结伴出游,一天发四五条朋友圈,从中秋一只玩到国庆。不管同事们互相忙着社交点赞,老板也饶有兴致的假如其中和大家积极互动。

联想之前IBG的情况,只能说一个部门的风气和中干的关系太大了。

节前公司发文调整了组织架构,身边不少小伙伴都有了新变化。rick被我和导演成功的从SNG解救出来,大概十月份就会来投放产品组,真是太好了。

P3的结果正式公布了,我们二进宫的几个家伙居然都过了,老泪纵横,不容易。

红花会出了2018 Cypher,贝贝的声音真是好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