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9

周末去南京系统的学习了咖啡冲煮,有两个体验和收获:

1. 学会了如何评价一杯咖啡。

一杯好喝的咖啡是丰富的甜和恰到好处的苦。

以前太多的专注在豆子本身的香气上而忽略了最本质由于冲煮手法带来的滋味物,当一杯咖啡温度降下来的时候,再去品尝它,这个时候咖啡豆本身的香气散尽,可以更明显的感受到它的酸、甜、苦。

不会喝就不会做,会喝才能会做。

2. 和摄影一样,不要被器材弄住了。

器材是在提升了冲煮技巧后才需要去关注的东西,做一杯好喝的咖啡的底线还是要夯实技术基础,不断的矫正感官,并能根据感官来调整参数。

(但还是下单买了上课同款Origami滤杯)

想要精进的提升一项技术能力还是挺需要时间的,不管是对水流的控制,还是构造粉层的能力,以及对萃取的把握,这一切都比升级器材更重要也更需要。

最后就是,还是要好好工作,赚钱支撑爱好。且不说要不断的买豆子不断的联系,一把fellow的壶将近2000块,一个冠军用的称也要快2000,更别说升级磨豆机了。

(咦刚才谁说不要做器材党的。

周六的晚上在瑟瑟秋风中走去了先锋书店,居然遇到了总理的新书分享,总理的活人真的很漂亮,很瘦。

回来的路上看完了「美满」,「父母」那个故事看得我代入感很强,在飞机上有一种灵魂脱出在无声流泪的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的那种。其次是「山河」,国破山河在,家庭又何尝不是呢。整个书看的我非常压抑,一想到也要经历这种少年变青年、青年变中年,中年还要面对生老病死这些过程,就让我觉得非常惶恐。

这一刻是真心的觉得不想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