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春节算是过完了。对于当代年轻人来说,春节已经从一个「节日」变成了一个「假期」,仪式倒是一个没少,但是仪式背后的意义远不如12月31日的跨年夜。

这次春节一口气休息了15天,以前上学寒假也就是20天而已,以至于在上工的前夜必须打开电脑预习下,否则真的担心明天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干嘛的。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光是输开机密码就错了三次。

假期是一个人回到西安的,这种感觉非常的好,因为一个人回家就意味着只有爸爸妈妈的女儿这一种身份,我和家属都不需要在两种身份之间来回切换,这非常累且容易造成矛盾。并且我真的希望以后过年都可以这样操作,可以最大化的减少矛盾。

一个人回家还有个非常爽的点就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见谁就见谁。喝了一些咖啡,也见了不少朋友,感觉非常的放松和自在,只有在临行前日的傍晚,情绪被离别的伤感淹没,甚至还小小的哭了一会儿。

妈妈今夜我就要远航,别为我担心,我有智慧和快乐的桨。

和往年一样,预想中的炸裂场面都没有发生,今年差点儿,结果被我及时制止。我发现人还是功利的,以前大家不把你放在眼里是因为当你是小屁孩,现在还是试图这么做时结果发现此人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且年轻力壮身体强最重要的是还有赚钱的能力和资本,也就只能闭嘴了。

十四岁中考那一年,我就说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们走着瞧。很高兴我只用了15年就出掉了这口恶气。

假期另一个收获是给大家冲了咖啡喝。很开心爸爸妈妈都愉快的接受了这种平时不怎么喝的饮品,并且能喝出每种豆子的差别,TOH水洗冠军豆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很开心大家和我的喜好都一样。

以及也接受了每个人对咖啡都有不同的需求点,厨师不需要教客人怎么吃饭,同理咖啡师也不需要教大家怎么喝咖啡。对于风味的描述确实需要引导,但是不是加冰、是不是加水加糖,真的不需要。先接受才能持续喝,持续喝才能喜欢,而只有喜欢才能愿意去了解。

不过在传播咖啡方面我还真有点天赋。水洗、日晒、特殊处理被我类别成了白酒的清香、浓香、酱香。为什么意式咖啡更苦,因为高压锅炖肉更入味。咖啡粉粗细不均的影响真的很大吗,机绞馍更均匀所以不会夹生也不会太过。

从小康老板这里白嫖了一个大师签名版的木托也是收获之一 。小康老板的店开在凤城六路的一个社区里,真的是非常非常小的一个店,可能还没有很多人家的厨房大,他的设备和器材可能是我见过最朴素的一个,但他冲的咖啡大概是我在西安喝到过最好喝的。并且学习了一种新的低温慢萃的方案。以及再次感慨,社区店真的太棒了。

例行见了一些朋友,人到中年大家聊天的话题都非常愁苦,比如和六娘,聊工作的困难和育儿的苦恼,和大学同学聊的也是工作的困难和生育的焦虑。只有在见到小姐妹时,发现大家都没有变,和二十年间一样,见面后还是聊八卦、吃饭、抽盲盒,以及犯蠢。

真是太好了。

过年前从深圳回西安那天,深圳天气特别好,温度可以穿短袖,又有柔软的春风铺面,街道上满是桂花香气,我上午去上了瑜伽课,回来路上一瞬间动过干脆过年不要回去的念头,当时主要也是担心会有炸裂场面。结果坏事都没有发生,反而在家十分的开心,还一起拍了全家福,过年能回家真的是太好了。